故事
每日一篇,快乐健康!

【丹水情韵童话】听雾妈妈讲故事

“哎呀!妈妈,您把我蒙得已经无法呼吸了呢?”一座座群山的峰顶,拼命地摇头晃脑。

“不这样不行啊!气温下降,寒气袭人。恐怕你们着凉哦!”浓雾锁裹着山头。

事情是这样的,季节进入到深秋,凉风习习、寒意渐袭。

浓雾妈妈,生怕她的儿孙们——矗立着的群峰们着凉,用乳白色的纱巾,把他们包裹的严严实实,整个头部都全捂住了。

雾妈妈爱之心切,仅没怎么注意,把一座座山峰捂得太严实,以致于他们不免在嗔怪妈妈呢!

也确实,乳白色的纱巾,一层又一层的包裹住了所有山顶,不注意辨认,根本就看不到大山的原貌,就像是雾里看花,朦朦胧胧,给人以神秘莫测的幻影。

金色的太阳,从雾霭中一纵一纵地,像背着什么重负似得,如蜗牛一般爬行,缓缓地、渐渐地,好不容易才冲破了层层浓雾的重围,向下、向上、向四面八方投射出一缕一缕温情。雾妈妈,才慢慢地给她的孩子们渐渐松开纱巾。

“好舒服啊!”

“多惬意呀!”

……

凉凉的晨风,挟裹着草木的清香、花香的味儿,浸满了整个连绵起伏的群山,那草木的葱茏,那花香的气息,把整个乡村,不!是整个世界。浸染得是那么清新、明艳艳的一片。

“孩儿们,你们可不要太多的嗔怪妈妈。妈妈这可是为你们今后的成长着想呀!”雾妈妈,望着眼前这些可爱的孩子们,深情地说。

群山点头,如有所悟。

雾妈妈一一抚摸着这些孩儿们,给他们讲了一个久远的故事:

“春秋时期,齐国的地界上生长着一棵神奇的栎树,起码有上千年的历史,树冠遮天蔽日,能容上千人乘凉,树干壮若一座小山,足有十多丈粗,树梢高顶尽斜阳,一眼望不到头。每天前来膜拜烧香之人,络绎不绝,如同赶集似的,人们都把这棵树当做神一般敬仰。

一天,有师徒俩路过这儿,徒弟忍不住驻足停步,好奇地观赏着这棵栎树,心想,这么大一棵树,要是砍下来,不知可以造多少艘大船?多少间房子?多少套家俱?然而,面对这棵巨大的栎树,师傅只是随意地瞥了一眼,便匆匆地走开了。随后,徒弟一路小跑追上师傅,不解地问道:“从我跟师傅学艺那天起,还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大树,您为什么不屑一顾呢?”师傅听后淡淡地回答说:‘这有什么稀奇的,不过是一棵毫无用途的树罢了。你别看它枝繁叶茂,粗大壮实,其实,质地非常差,用它做成船定会沉没,用它做成棺椁定会很快朽烂,用它做成器皿定会很快毁坏,用它做成屋门定会流脂而不合缝,用它做成屋柱定会被虫蛀蚀。它之所以能存活上千年,并长得如此高大,完全是因为它对人们没有什么用处,这样的树在我们木匠的眼中,不过是一堆废物,又有何值得赞许的呢?’”

“与此同时,在宋国一个叫荆氏的地方,生长着许多的楸树,这种树的质地非常好,用途也十分广泛,因此深受人们的喜爱。当楸树的树干长到一两把粗时,做系猴子木桩的人便把它砍去了;当楸树的树干长到三四围粗时,地位高贵、名声显赫的人家寻求建屋的大梁,便把它砍去了;当楸树的树干长到七八围粗,达官贵人、富家商贾寻找整幅的棺木,又把它砍去了。所以楸树始终不能长寿,几乎都落得半道被伐的命运。

栎树因为无用,而成为神树,幸福地生活了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;楸树因为有用,而成为刀下之鬼,年复一年地遭受到无情的砍伐。这便是有用带来的不幸,无用带来的幸运。

树如此,你们做人亦如此,往往那些喜好表现、锋芒太露的人,不是受到别人的排挤和打压,就是遭到别人的陷害和污蔑,结果事事不顺,万事不成。而那些看似普普通通、对别人构不成威胁的人,常常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,受到领导的青睐、同事的信任、下属的拥戴。低调和谦恭反而成了制胜的法宝、生存的武器。”

“你们也都知道,宋朝的岳飞武功盖世、用兵如神、功勋卓著,对皇帝忠心耿耿,可谓国之栋梁,但是他并没有因此得到皇帝的信任和重视,最后遭秦桧构陷而死。”

“这是为什么呢?”群山傲视妈妈,凝神屏气,专注的听妈妈给他们娓娓道来的故事。只是,疑惑不解,还不明白雾妈妈的真实用意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共赏童话故事 » 【丹水情韵童话】听雾妈妈讲故事

0.0
分享:

相关推荐